Simon

wannable是值得我一生骄傲的名字

雀佬:

是妖精啊:



可能点亮了我的一生




可能是我做过的最美丽的选择




橙欸:







刚刚看到消息的一瞬间
















心里一刹那的黯淡
















有人问我
















你追星到底是怎样的
















认真想了想
















大概就是
















给喜欢的人写一封情书
















落款
















是漫漫两年的春,夏,秋,冬
















横亘四季朝夕
















但这封情书的保质期
















短暂到令人难过
















无论如何我都想走得更远一点,人生是,和你们也是





分享近日

开学的好多好多天。去了万达吃了好吃的。
昨天寄出了第一封信,结果因为在信里面放了袋装儿童霜然后被退回来了。😭
加入文艺部。学长似乎很热情。复试的时候很激动,从另一个教室跑过来复试我。一开口就是,我国庆升旗的时候看到你了,你看到我了吗?就是我给你发的复试短信哦,教音的是吧,我记住你了。你这个人,我给你发短信你还叫我学姐。(这个学长的名字真的太女性化了我以为是学姐)
我只能一动不动坐在那儿发懵。学长都这么热情的吗吓死我了。

叨叨一下对6cp的感觉

六金女孩火速上线,我就觉得他俩有点什么😳

北之有雀:

仅限我磕 可以接受 磕过的


五金蟹:就像是一段青涩美好的初恋 我心中的白月光 依旧忘不了那西柚味的唇膏


凉茶:真的很可爱啊 一起玩的样子太好看了


雀獭:冰柠檬当家女团舞扛把子 亲兄弟 互拆台 我可以嫌哥/弟弃别人不能嫌弃哥/弟认证


黄雀:雀见到9哥就软fufu的 大概是9哥哥看起来很有安全感 9哥哥也喜欢照顾这个弟弟(仅此)


5566:看到好看的孩子就想让他跟我6玩的心情


雀贝:一起幼儿园出来的


丹雀:不得不说丹妮是个危险的男人 让小6在他面前也不那么A了 说不清道不明但又差点什么


六金:金金对待塌塌不像是对待哥哥也不像是对待弟弟 不会像跟9哥哥那样软软的撒娇也不会跟贝贝那样哥俩好 在舞台上就爱这里那里弄一下塌塌 被发现了还像犯错的孩子一样 塌塌也不会真生气 舞台上经常人人人人从人 金金老是对着塌塌的方向 64之间黏黏糊糊的又好像保持着一段小小的距离 啊!总感觉他们有什么

塌妻:

恭喜出道一週年🎊🎊
Cr.@2020hyunhyun

太酷了吧

Leo小爺:

吸血鬼猎人的工具箱

酷毙了……

丹昏档案室:

*注:


1.丹昏为主 


2.无三角恋


3.不毁三观


4.基本完结


5.错漏请私




有❤是我自己推荐的




2017年




6月


中 海盐蜜桃 (ABO)_空白杉 


短 热带夜 (舞友)_胡椒奶盐芝士


短 热爱发觉中(朋友→恋人)_胡椒奶盐芝士


长 秘密关系 (留级生×保送生)_partnerincrime (连载中)


中 x song(伪现实)_UnserPlatz




7月


长 淡粉色岛屿 (监狱)_nuhnad


长 遥远的附近(伪现实)_naaahhhhh


中 把戏 (伪现实)_凉肆九


长 夏日终年(竹马)_苏打兔 


中 桃花雨(小卖部家孙子×大排档服务员)_烤冷面加辣不要葱


短 胡搅蛮缠(竹马)__冰糖参商


短 恋爱上脑 (学长×学弟)_空白杉


中 今天你也喜欢我吗 (单身爸爸×幼师)__neineixi  (连载中,作者闭关中)


短 高烧(系草×系草)_凉肆九 


长 扭曲光源 (伪兄弟)_空白杉  (连载中)


中 入门 (伪现实)_凉肆九 


短 你到底愿不愿意 (伪现实 哭包×女王)_nuhnad


长 Pride (冰球前锋×花样滑冰手)_胡椒奶盐芝士


中 愚公移山(牌友)_烤冷面加辣不要葱


短 走马灯 (世子×世子嫔)_胡椒奶盐芝士


短 宠物狗丹尼尔_(尼摩耶×寄养人)暴暴老豆腐




8月


短 夜星万万( 歌手×演员)_说什么也要来一杯


中 王不见王(伪现实)_Saltwell  前传


短 孤独又灿烂的你 (鬼怪×阴间使者)_苏打兔


长 我们结婚了(娱乐圈综艺)_苏打兔 (连载中,作者闭关)


长 血与蜜之地(狙击手×观察手)_新月酒 (连载中,慢)


短  离去之原(伪现实)_piaojiejie


长 云泥(哨兵×向导)_Hottea (连载中,慢)


长 顺心如意 (京圈富二代×化妆师)_partnerincrime(连载中) 


短 初智齿(牙医×病患)_随便搞搞


长 失忆蝴蝶 (竹马,渣攻×渣受)_随便搞搞


中 越界(伪现实)_说什么也要来一杯


长 Secret (Top Star×过气小明星)_随便搞搞 




9月


短 好奇先生(医生×病人)_说什么也要来一杯


短 热恋绯闻(校园青春)_梦灯笼


长 尾刺(BDSM)_说什么也要来一杯 (连载中)


短 这么远,那么近 (网恋邻居)_随便搞搞


短 Pour Up (失忆男友×出轨男孩)_partnerincrime


长 御敌 (网游大神×间谍奶妈)_Icetea (连载中,慢)


长 Lie (合约婚姻,总裁×幼师)_随便搞搞 


长 入心 (王爷×王妃)_Eighteen 


长 我离开你时的内心活动 (模特×摄影师)_苏打兔 (连载中,慢)




10月


短 Into the fire(丧尸)_随便搞搞


长 When I Was Your Man(前任,室友)_Saltwell


短 不良校草 (学霸×学渣)_苏打兔


短 自杀爱好者(房东×租客)_november


短 老街(警察×小贩)_随便搞搞


长 隐藏讯息(总裁×合作人)_碳酸饮料好好喝 (作者已删)


中 艳香_空白杉  (连载中)


中 今夜星光如梦(自闭男孩×小区霸王)_烤冷面加辣不要葱 


短 Nancy(乐队主唱×乐队贝斯手)_胡椒奶盐芝士


短 我可能不会爱你(竹马)_Miyoun  番外一:惧高症


中 为所应为/Do the Right Thing (伪现实)_紫色塑料 (连载中)


长 哈利波特系列 (斯莱特林前辈×后辈)_桃子味汽水 (连载中)


    小兔子  骑士与兔子 粉色花信 蜂蜜糖果 圣诞兔子




11月


短 With (学霸×学渣)_Eighteen


短 Cherish (已婚男×补习老师)_胡椒奶盐芝士


短  恋人未满(网恋)_Miyoun


短 春秋 (学霸×室友)_随便搞搞


短 五床病人 (医生×学生)_梦灯笼


短 Beautiful (正规拳手×地下拳手)_Eighteen


短 小王子(学第×学长)_Miyoun


短 修炼爱情(旧情复燃)_随便搞搞


短 Outlaw(辩护人×被告人)_苏打兔


短  夜奔(竹马旧情人)_Miyoun


短 Some (情侣日常)_Pabst


短 哈喽摩托 (机车男×修车男)_说什么也要来一杯


中 桃色猎取 (社会大佬×酒吧驻唱)_甜荤kiki    (连载中) 


长 Fair Play(ABO)_Miyoun  (连载中) 


长 暗涌(金主×演员)_随便搞搞




12月


短 梦游症 (伪现实)_梦灯笼


短 始料未及 (伪现实)_说什么也要来一杯


短 是非题 (单恋 直男×竹马)_Eighteen


短 便利贴 (伪现实)_梦灯笼


中 错乱中 (伪现实)_甜荤kiki    (连载中) 


长 亡旅(末日丧尸,异能者×普通人)_jijiji529 (连载中) 


短 你的星(竹马 明星×黑粉)_苏打兔


短 秘密恋情 (伪现实)_甜荤kiki  


长 Beautiful crime(新警员×重案组组长)_随便搞搞 (连载中) 


短 Superman(竹马,逆年龄差)_随便搞搞  


短 高品格单恋 (暗恋,同班同学)_桃子味汽水  


短 园游会(校园青春)_Miyoun  


短 甜牙齿 (旧情复燃,牙医X海归)_空白杉   


短 Vitamin 维他命 (ABO)_一只水鸟_


长 暖阳 (离婚男×大学生)_Eighteen (连载中)


短 Tooth fairy (人类练习生×牙仙)_苏打兔


短 神不在的星期天 (战神×爱神)_桃子味汽水  


长 秘密恋爱 (伪现实,乙男游戏)_梦灯笼 (连载中)


短 Secret in ZERO BASE (ABO)_甜荤kiki 


中 有鬼(捉鬼师×小鬼)_Codeine


短 时空恋旅人(穿越向,伪现实)_Too late




2018年




1月


短 笨蛋 (凡人× 小妖)_随便搞搞


短 绝顶治疗师 (伪盲人按摩师× 影帝)_梦想贩卖局


短 软糖杂货铺 (对话体,买家×卖家)_一个炸鸡腿


短 倒流 (穿越向)_随便搞搞


短 Blue Moon (暗恋往事)_Saltwell


短 古早味 (总裁×经纪人)_Kangarokoala


短 Hands on me (老牛郎×新牛郎)_甜荤kiki


短 十题 (都市情缘)_Codeine


中 请回答1988 (校园青春,学生×老师)_Miyoun


短 玩暧昧 (校园青春,学长×学弟)_FascinatedBy


 从此世界多一秒 (肛肠科医生×新进卧底)_R030


 永生之酒 (卧底保镖×黑百道掌权人)_Owen烛


中 记一次令人窒息的组团出游 (校园青春,对话体)_凉茶仙女ღ


 双人行 (弟控哥×会所童颜服务生)_R030 (连载中)


 谁又是谁的谁 (路虎×QQ)_R030


短 鬼迷心窍 (伪现实,丹视角)_燃燒體  续 (昏视角)


中 别找我麻烦 (合约情人,租主×租客)_燃燒體   (连载中)


中 谁是你最爱的人 (富二代×职场新人)_R030 (连载中)


短 可是亲爱的你为什么总是一闪一闪的 (台灯精×凡人)_R030  


短 右肩(明星×普通人)_Eighteen






2月


中 标记关系 (伪现实,ABO)_种桃得兔  (连载中)


中 房客(租主他弟×高中生租客 )露骨的条  (连载中)


短 VIP(钻石卡用户×理财顾问)_Miyoun


长 松木的脂与枝 (科幻向)_nuhnad  (连载中)


短 仙人掌(第一人称)_Eighteen


短 本草纲目(死缠烂打病人×反应慢中医)_随便搞搞


短 与亲(骨科)_Owen烛


短 宿命(白领×花店男孩)_Eighteen


短 夜有所梦(拇指男孩×饲养男孩)_随便搞搞


短 一半(骨科)_Eighteen






3月


短 情非得已(竹马)_随便搞搞


短 借火(职场情事)_随便搞搞


短 恶作剧 (校园 被暗恋×暗恋)_随便搞搞


中 天真有邪(骨科)_随便搞搞


短 花冢(少爷×戏子) _对不起太好磕了




4月


短 遇人不淑 (小明星×经纪人)_Miyoun


短 零(穿越向)_Eighteen


中 我曾在最后一秒想到你(是非题番外,丹尼尔自述)_Eighteen


短 我赖你(交警×车主)_随便搞搞


长 傲慢与偏见(直男侦探小说家×基佬纯爱小说家)_随便搞搞 (连载中)






5月


短 结婚狂 (前校友×高中生)_Miyoun


短 口红(伪现实)_梦灯笼


中 回礼(伪现实)_Codeine




6月


短 印象派(高中生×高中生)_小飞侠


短 充电宝危机 (充电宝精助教×急需充电大学生) _一只水鸟_


短 男朋友太爱我了怎么办 (ABO)_木浦甜馒头


短 哄男朋友的一百种方法(伪现实) _大白兔奶咖


短 恋人未满(竹马) _随便搞搞


短 白桃(伪现实春梦)_甜荤kiki


短 和姜先生恋爱的二三事(OOC)_随便取的昵称


短 情爱(纯肉)_Codeine


短 顾盼(伪现实)_Pabst


短 LUCKY DOG (攻略玩家×策划者)_随便搞搞


短 低等动物(伪现实)_随便搞搞


长 云端(新秀导演×天才影星)_随便搞搞  (连载中)


短 咄咄相逼(伪现实)_焦盐奶盖


短 告白(伪现实)_FASCINATING













乱写

翻LOFTER,旁边阿妹问了一句,你头像是谁啊。我说我不知道。好像用了好久好久了都没有换,大概是因为不知道是谁才会用这么久。每次想换都要纠结好久,换谁呢。相册太多图片了,脑壳疼,想了想还是就这样吧。然后就变成一直在用这个。
放弃买耳环,因为不好戴所以弄的耳朵到现在还在出血,而且也没戴上。所以买了带耳钉的耳环,超级酷。看到推荐商品莫名其妙有无线键盘,想着可以用在新ipad上写一点七七八八的东西。
过几天要考理论,啊开车的话万一神游怎么办啊。

【丹邕】今日我离别

啊写的真好

Jaden.Yu:

不是一个虐的故事 希望大家能得到治愈 不要嫌弃
还有就是推一下 今日我离别 这首歌
真的好听 评论里会放一个链接
希望大家生活快乐💖


-

“愿你踮踮脚就能嗅到彩虹香味,愿你荆棘路变玫瑰,愿你的日子会像白日梦一样美,愿你遇到的爱都可贵。”

-

等到飞机降落到美国芝加哥,邕圣祐踏上土地呼吸到第一口新鲜空气的时候,他才觉得有一些讽刺。

他失恋了。被交往了三年的男友劈腿。

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还约好一起来芝加哥旅行,没想到约定没达成,分手之后邕圣祐倒是自己一个人头脑一热来到了这里。

罢了,就当做旅行散心。

到达芝加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,因为这趟旅行是匆忙决定下来的,邕圣祐既没订酒店也没订行程,无奈之下只好拖着行李箱,打了个计程车到最近的一间酒店。

不幸的是,前台告诉他最后一间房被刚刚的一位客人订下了,但那是个双人间,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问问那位客人愿不愿意合住。

邕圣祐看了看前台工作人员指给他的那个正在等电梯的男人,那个最后一间房的拥有者。从侧面看,那个男人有着好看的面部曲线,嘴角还挂着似有若无的笑,西裤提到腰线,白衬衫一丝不苟的束了进去,衬托出他的长腿窄腰。邕圣祐看着怔了两秒。

“滴——”电梯到了一层,男人刚想迈进电梯,却感觉后面有人拉住了他的手腕,回头一看,是低着头的邕圣祐。

邕圣祐在心里辩解,要不是因为太晚了,加上有时差和疲惫的飞行,他才不会下定决心和一个男人合住一间房。

电梯门缓缓关上。男人歪歪头,好脾气的等着莽撞地拉住他的那人的后文。

邕圣祐红着脸狠下心抬起头对上男人的视线,却被那人好看的泪痣和温柔的笑眼所吸引。和这么个帅哥同住好像不是什么坏事哈。

邕圣祐操着口音很重的英语,结结巴巴的说着:“Excuse me, can……can I share a room with you? I know it seems a little ……little ridiculous, but……”

“Sure, it's my pleasure.”

没想到那人却没有犹豫的答应下来了,用一口好听的英音。

邕圣祐愣了下神,他没想到这么轻易就成功了,白费了他好半天时间做的心里建设。

长得好看声音好听的男人在这之间又开口说了句话,“是韩国人吧。”

用的是韩语,语气笃定的韩语。

“啊,是。你……你怎么知道的。”邕圣祐听到熟悉的语言终于松了口气。

“听你的口音听出来的,我也是韩国人。我叫姜丹尼尔,你叫什么?”

“邕圣祐。”

“嗯,我们先上去吧,到了房间再聊。”姜丹尼尔仍旧温柔的说着话。

“啊好。谢谢你啊。”

不得不说,这件酒店的房间真的很大,两张单人床之余还有很大的地方可以活动。

邕圣祐怯生生的站在门口攥紧了他行李箱的拉杆,他还是觉得姜丹尼尔这么爽快的答应他不合常理。姜丹尼尔放好行李回头却发现邕圣祐还站在门口,朝他摆了摆手,“快进来啊,别傻站在那里。”

邕圣祐小步小步地走进了房间,关上了门,姜丹尼尔看到他小心翼翼的表情笑到:“别害怕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”

邕圣祐舒了一口气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我就今天先住在这里,因为我这次比较匆忙,所以没来得及订酒店和行程什么的,明天我就去找旅馆,不会打扰你的。”

“没关系,你可以一直住在这里,反正我也没有同伴,而且现在是旅游旺季,哪有那么多酒店等着你啊。”姜丹尼尔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着。

邕圣祐没有预料到姜丹尼尔这个回答,愣了几秒,整理了一下思绪才说:“这样会不会麻烦你啊。呃我是说……和一个刚见面不到半个小时的人住一起,不会很奇怪吗?”

姜丹尼尔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转头笑着看邕圣祐,“出来旅行不就是为了遇到新鲜的人和事吗,我很乐意和你住一间,谁让你长得那么好看呢?”

邕圣祐听着姜丹尼尔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完这句让他脸红心跳的话,别过头,小声嘟囔了一句:“那……那就住一起吧,我还不用出去找房子了呢。”

姜丹尼尔一脸这才对嘛的表情嗯了一声,转身继续收拾行李。

“我会给你钱的!”邕圣祐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大声说到。

姜丹尼尔有些吓一跳的样子再次转过身看邕圣祐,“知道了。”笑的眉目舒展。

“哦对了,我是96年的,看样子你应该和我差不多大吧?”姜丹尼尔继续询问着。

“我95的,你要叫我哥呢。”

“啊,知道了,圣祐哥。”姜丹尼尔故意把最后一个字拖得很长,语气中竟带出了一些撒娇的意味。

“那,你先收拾着,我先去洗澡。”

“OK~”

邕圣祐不知道自己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,刚刚与前男友分手,现在又要与一个大帅哥同居。人们不是常说治疗失恋的最好方法就是恋爱吗,难道姜丹尼尔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小天使?

不不不,不要瞎想,人家只是好心收留你,不要自己肆意延伸了。

邕圣祐洗完澡出去之后,看到姜丹尼尔已经收拾完了,正躺在床上看着手机嚼着软糖。

看到邕圣祐从浴室出来,他放下手机举起手里软糖的袋子,“来一个嘛?飞机上的饭不好吃吧,是不是饿了?”

邕圣祐心怀感激的拿了一个软糖,坐到自己的床上,发现自己确实有些饿了。软糖香甜的气息充斥了口腔,把邕圣祐浑身紧绷的情绪松懈了下来。

“圣祐哥,你明天要去哪里啊?”

“嗯……不知道啊,我也没做攻略。”

“那要不跟我一起呗,正好还做个伴。”姜丹尼尔提议道。

“这样不是又麻烦你了吗?”

“啊圣祐哥你真的是。都说了不麻烦了,你说你要不跟我走,你明天到大街上闲逛吗?”

邕圣祐一想这话说的好像有那么点道理,一拍脑门就答应了下来。

“哥你为什么来芝加哥啊,还自己一个人什么都没准备的来了。”姜丹尼尔此时已经有了困意,窝在床上声音黏黏糊糊的还坚持发着问。

“一言难尽啊……”邕圣祐背对着姜丹尼尔躺着,叹了口气说道。

“那哥有时间跟我说说吧,你愿意的话……”说完,背后就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。邕圣祐也随着睡了过去。

-

第二天早上不到五点邕圣祐就醒了,准确来说是被姜丹尼尔吵醒了。

他坐起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姜丹尼尔蹑手蹑脚的准备出门。

“丹尼尔?你干嘛去啊。”没睡醒的邕圣祐声音奶里奶气的,听的姜丹尼尔心痒痒。

“我要去看日出,每到一个新的城市我都要看一次那里的日出。不好意思把哥吵醒了,你快睡吧。”

“别,我也去。”

邕圣祐翻身下床,脚跟一下没站稳,摇摇晃晃就要倒,却一下子撞进了姜丹尼尔的胸膛。

“哥真是笨死了。”姜丹尼尔揉了揉邕圣祐一头乱毛,语气宠溺的埋怨着。

这场面,宛若两个人已经相识多年。

邕圣祐一下子清醒了过来,胡乱的穿好了衣服和鞋子就和姜丹尼尔一起去了顶楼。

顶楼有为客人准备的摇椅,两个人摸黑坐了下来,静静地等待着天明。在黑暗中邕圣祐开始回想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的事情,他还觉得一切是在做梦,为什么会有人那么好心就帮助了他呢,而且自己竟然还鬼使神差的和那人一起看日出,搞得两个人关系很亲密一样,实际上才见面不到24个小时。邕圣祐把一切归结于姜丹尼尔身上特别的亲和力和自来熟,加上他长得帅。

就在邕圣祐思绪纷飞的时候,身边传来姜丹尼尔打趣的声音:“圣祐哥,怎么没声音了?不会睡着了吧。”

“没有没有,清醒着呢!”邕圣祐回击。

“哥,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?”姜丹尼尔瞄了一眼身边的邕圣祐询问。

“啊,可能因为你长得帅吧。”邕圣祐没有隐瞒的说出了心里话,帅哥一直享有特权,这没错啊,“不过,既然你提到了,那我也顺便问一句,你来这里是干嘛的啊?自己一个人来旅行?”

“算是吧,我是个摄影师,我的梦想就是走遍世界各个角落,拍下美丽的照片。芝加哥这个地方我向往很久了,虽然平时一个人走惯了,但是拉个人作伴还真的是个新奇的体验。我喜欢这样的体验。所以与其说是你麻烦我,不如说我在给自己找乐趣,我还要谢谢哥呢。”

“我是乐趣?”邕圣祐听了这么半天,还是抓错了重点。

“哥啊……你是真的蠢。”姜丹尼尔装作无奈的捂着脸,语气惋惜的感叹道。

邕圣祐撇了撇嘴,却并没有对年下弟弟以上犯下的话语感到不适或生气,反而觉得愈发的轻松了起来。

天边泛起了白,太阳缓缓地升了起来,金色的光芒普照大地。那一刻,邕圣祐觉得那是神在为大地上的人们做洗礼,若非亲眼所见,绝不会感到那样的神圣,他一时失了语。

姜丹尼尔激动地翻出带上来的相机,调好角度以后按下快门连拍了数十张照片,随后也虔诚的抱着拳看着这个盛景。

酒店的顶楼很高,几乎可以俯瞰整个芝加哥,城市还未醒来,只有早起的人们才有机会沐浴这阳光。等太阳完全露出整个形状时,姜丹尼尔转头看了一眼邕圣祐,却见那人眼泛泪花。“圣祐哥?”他试探性的唤了一声那人的名字。

邕圣祐抹了把脸,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,才回答:“没事。”

“怎么哭了?”姜丹尼尔还是坚持不懈的询问。

“你知道吗,有的时候你感觉太过温暖或者感动也会流泪的。”

姜丹尼尔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,可邕圣祐又自顾自得嘟囔了一句,“他原来也答应过我,带我看日出的。”

“谁?”姜丹尼尔皱起了眉。

“我……前男友。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一个人来了吗?因为我失恋了。”

姜丹尼尔一时怔在了那里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倒是邕圣祐又开口:“我这样说了你是不是该赶我走了?”只见他的眼中又盛满了泪水,可是嘴角还强撑着扯出一个笑脸。

“不会的,你……别难过,别想他了。他肯定不值得你这样。”姜丹尼尔沉下脸小声安慰着,他不知道此刻该如何形容他的心情,似是一样的悲伤,又似是别样的庆幸。

“丹尼尔,谢谢你带我来看日出。”邕圣祐仍神往的看着那片金黄,嘴里柔声吐出了一句话语。

“圣祐哥,我帮你拍个照留作纪念吧。你就站在前面那里背对着我就行。”

邕圣祐听话的站了过去,快门按下,记录了一座城和一个人在晨光下耀眼的背影,姜丹尼尔看着那张照片,勾起了嘴角。

“圣祐哥超级上镜诶,要不哥来当我这次芝加哥之旅的照片主角吧!”

邕圣祐疑惑地转过头,明明只是拍了个背影,怎么就知道他上镜了呢?可面对姜丹尼尔没头没脑的提议,邕圣祐也没头没脑的答应了下来。

-

看完日出,两人回到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便出门吃早餐了。

姜丹尼尔带邕圣祐去的餐厅是wildberry pancakes and café,是当地很有名的早餐厅。英语不太行的邕圣祐把一切全权交给了姜丹尼尔,舒服的坐在一边等餐。姜丹尼尔点了两份华夫饼和一份蓝纹奶酪,十分符合邕圣祐喜欢吃甜食的小孩子口味。

“圣祐哥,蓝纹奶酪要沾蜂蜜,这样才更好吃。”姜丹尼尔故作神秘的跟邕圣祐分享自己的小心得。邕圣祐尝试了一下,果然,是幻想的味道。

看到邕圣祐一脸满足的吃着早餐,姜丹尼尔也不由得开心起来。孤身漂泊这么久,他是第一次有了同行者,而这位同行者又让他平生第一次产生了想保护他的冲动。

“丹尼尔啊,咱们今天去哪里?”邕圣祐眯着眼睛陷进座椅里,轻轻地揉着自己有点吃撑的肚皮,而在姜丹尼尔眼里,邕圣祐这一系列动作都像极了一只慵懒的小奶猫。

姜丹尼尔拿出了他做攻略的小本子,翻看了一会儿答道:“先去阿德勒天文馆,然后下午去千禧公园。走吧。”

阿德勒天文馆是美国最古老的天文馆之一,那里也有很多神奇的项目供游客体验,一踏进天文馆,邕圣祐就半张着嘴,像个兴奋的小孩子一样四处张望。

“丹尼尔,这里有看星星的地方吗?”邕圣祐转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路,才转头向姜丹尼尔求助。

“有,我带你去。”

姜丹尼尔领着邕圣祐到了一个望远镜前面,“来这里看吧。”姜丹尼尔扶着邕圣祐的肩,把他推到望远镜前面,邕圣祐探过头,看向望远镜里面。

“哇!真的有!好好看!”邕圣祐大惊小怪的兴奋到跺脚。

姜丹尼尔在身后加大了按肩的力度,伸出一根手指,轻轻地戳了戳邕圣祐的侧脸,有三颗痣的地方,“嘘,最漂亮的星星在这呢。”

邕圣祐回过头,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姜丹尼尔的脸,连忙红着脸把他推开,一下跳开。姜丹尼尔一脸有趣的看着羞红了脸的猫猫,语气倒是很认真的问:“没有人说过圣祐哥的三颗痣很好看吗?像星星一样。”

邕圣祐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,丢了一句:“有啊,他说过。”然后便转身离开了。

姜丹尼尔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,怎么就惹邕圣祐伤心了呢,他只得小心翼翼的跟在邕圣祐后面,怕他再出什么事。然而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邕圣祐的好心情,他兴奋地拉着姜丹尼尔在馆里转来转去,走的姜丹尼尔腿都要断了,却仍见他精力充沛。

终于逛完了天文馆,两个人顶着烈日来到了千禧公园,找了一个有树荫的地方,姜丹尼尔掏出野餐布,刚一铺在地上,邕圣祐就一下子躺了上去。

“诶哥。”姜丹尼尔戳了戳邕圣祐的腰窝,可那人却只是扭动了两下身子,还是死皮赖脸的躺在野餐布上。姜丹尼尔没辙,只能把带的午餐摆在大型猫猫的周围,自己坐在草地上,观赏着这一幅“盛景”。

邕圣祐终于玩够了坐起身,示意姜丹尼尔也坐过来,两个人背靠背开始吃午餐。

“哇丹尼尔这是你做的吗?”

“不是不是,是我买的,我哪有时间做啊,还要照顾你。”

邕圣祐塞满一整嘴食物无法说话,只能挥着小拳头抗议,表示自己根本不需要姜丹尼尔的照顾。

吃完午餐后,两个人并肩躺在草坪上,小草特有的清香包裹着他们,几缕暖阳从树荫间照了进来,打在他们的身上,微风也不甘示弱的拂过他们侧颈。

太惬意了。邕圣祐只觉得恍若隔世。

“你知道吗,我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时刻了,能这么舒服的只是呆着的时候。”邕圣祐其实并没有管姜丹尼尔在没在听,只是自顾自地说着,“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挺累的,我们总是吵架,冷战,但每次都是我先示弱。我能感受到他不爱我了,可我还是不敢轻易放开他。当时我以为那是因为我爱他,但其实我现在才明白,我只是放不下我的面子罢了。我不想别人嘲笑我可怜,也不希望他们同情我。可是我低三下四的请求他不要走,不更是不要脸吗,更何况他最后还是走了。”

姜丹尼尔侧过头看着邕圣祐,他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疲倦,神色倒是带着释然。

“那现在呢?你准备忘了他吗?”

“可以这么说吧。我和他之间其实早就没有爱了,只是我觉得我们以前也是有很多美好的回忆的,所以,有些难受罢了。你也不用在意我说的这些,也和你没什么关系。”

邕圣祐觉得人是个很奇怪的动物,平时明明怎样都说不出口的话,却对着一个陌生人把自己心中隐晦的情感全部宣之于口。

姜丹尼尔坐起了身,一字一句认真地说:“既然如此,再创造一些新的回忆不就好了吗!”

在阳光的投影下,姜丹尼尔的笑容投进了邕圣祐的眼里。姜丹尼尔把邕圣祐拉了起来,从包里翻出了一个排球。

“你是哆啦A梦吗?”邕圣祐讶异的问。

姜丹尼尔听了这句话笑开了,“你要这么想也可以。”

两个人在草坪上追逐、嬉戏,仿佛回到了最酣畅淋漓的少年时光。

那个下午的阳光正好,微风不燥,满眼满耳都是笑脸和笑声。邕圣祐从未有过这样肆无忌惮的欢笑打闹的时刻,他觉得时光弥足珍贵,他也很感谢带他享受这一切的那个人,那是最美好的下午。

-

两个人玩累了终于收拾好东西走出了千禧公园。邕圣祐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。

“饿了?”姜丹尼尔有些好笑的看着一脸窘态的邕圣祐。那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,嗯了一声。

“走吧,带你吃饭。想吃什么?”

两个人在大街上闲逛了一会,邕圣祐终于在一家海鲜餐厅前停住了脚步。“丹尼尔咱们吃这个吧!”

“嗯,好。”

进了餐厅,两个人坐了下来。按照惯例仍然是姜丹尼尔点餐。他细心的询问了邕圣祐的意见,点了一桌子山珍海味。

“这……会不会有些多啊……”

“没关系,我请你,当做你愿意做我模特的酬劳吧。”姜丹尼尔挑挑眉,勾着笑说着。

邕圣祐确实是饿极了,菜上来之后就开始闷头吃,姜丹尼尔只是坐在一边带着一脸笑意看着他。

“哇丹尼尔,这个虾好吃!……这个也好吃……”

姜丹尼尔一边往邕圣祐的盘子里夹菜,一边宠溺的说道:“好吃就多吃一点噢,晚上可没有宵夜。”

邕圣祐终于感觉吃的差不多了,才抬头看姜丹尼尔,那人却一筷子都没动。他疑惑地询问:“你怎么不吃啊?”

“怕你不够啊。”

“我哪有那么能吃!”

“开玩笑的。其实我甲壳类过敏,那些东西我吃不了。”

邕圣祐神色突然慌乱起来,他有些内疚的低下了头:“那你刚刚干嘛不说啊……不好意思,一会我再请你吃一顿吧……”

姜丹尼尔摆摆手,“不用不用,这个鱼我可以吃的。”

邕圣祐闻言把桌子上所有的鱼都推到姜丹尼尔面前,“快吃快吃。”

看着姜丹尼尔终于开始吃鱼,邕圣祐不好意思的说,“你没必要这样的。不能吃咱们可以换一家,不用都迁就我的。你这样我有点……过意不去。”

“你喜欢就好了,我不重要的。我希望你能开心,你知道吗?哥你之前受过的伤太多了,不要再内疚了,我会心疼的。”姜丹尼尔神色严肃,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。邕圣祐点了点头。

不能吃甲壳类也没有关系,只要你开心就好,这样的心情你会懂吗,圣祐哥?

-

接下来的三天里面,姜丹尼尔带着邕圣祐去了格兰特公园,欣赏了阳光草坪和美丽喷泉;也去了密歇根大街,享受了华灯初上时的美景……他们遍访了当地有名的美食店,去了城市的每个美妙的角落,在每一个地方留下了照片和珍贵的回忆。

“哥,我教你滑滑板吧!”

“不行不行,我运动真的不行……”邕圣祐连忙摆手蜷缩着拒绝。

姜丹尼尔完全没有理会,一手抱起两只滑板,一手攥住邕圣祐的细手腕出了门。他找了酒店后面的一片宽阔的空地,把滑板放在地上,坏笑着跟邕圣祐说:“圣祐哥,既来之则安之,来吧。先看我示范一下。”

姜丹尼尔一脚踩上滑板,一脚蹬了两下地,然后整个人站在滑板上,张开双臂乘风滑行。邕圣祐不得不说,有那么一刻他是心动的,阳光下的青春少年,真的很迷人。

姜丹尼尔滑了一圈后回到邕圣祐面前,帅气的跳下了滑板。“哥,来吧。”

邕圣祐颤颤巍巍地一只脚踏上了滑板,两只手搭在姜丹尼尔的肩上,姜丹尼尔也伸出手去扶住他。“不是哥,你别把所有重量都压在我身上啊。”姜丹尼尔哭诉道。

“不是不是,我有点害怕。你别松手啊!”邕圣祐紧张地叫喊着。

“不松不松,咱往前走走啊。”

在姜丹尼尔的支撑下,邕圣祐终于平稳的往前滑了起来,感觉到他的放松,姜丹尼尔松开了一只胳膊。“不错啊我们圣祐哥。”

“那是!”

又滑了一会之后,姜丹尼尔小心翼翼地撤掉了另一只胳膊。

“别别别!”邕圣祐感觉到没有支撑以后瞬间慌了神,摇摇晃晃的站不稳。

姜丹尼尔一个箭步冲上去,接住了正要摔下来的邕圣祐,扑了个满怀。邕圣祐红着脸用拳头打了几下姜丹尼尔的胸口,“都说了别松手!”

“好好好,是我错了。”姜丹尼尔紧了紧怀里的人,才把他松开。

终于,在姜老师的调教下,邕圣祐终于可以自己滑了起来,姜丹尼尔欣慰的看着邕圣祐,那人自在的滑了一圈回到了自己身边。

“我厉害吧!”邕圣祐眨着眼睛,像一只讨要奖赏的小猫咪。

“厉害死了!”姜丹尼尔也毫不吝啬自己的奖赏,看着小猫咪开心的笑成一团。

两个人并肩走回酒店的时候,姜丹尼尔缓缓开口,“我希望圣祐哥以后每次滑滑板的时候,都能想起我。”

邕圣祐兴奋地在前面蹦蹦跳跳,答道:“知道了姜老师!不会忘的。”

-

两个人一起度过了五天以后,关系亲密的宛若相识了五年。

那天晚上邕圣祐开了一瓶红酒,是他们一起逛街时挑的。“丹尼尔,我明天早上的机票,我要走了。”

姜丹尼尔从床上坐了起来,笑着回答:“要我送你吗?”

邕圣祐很奇怪姜丹尼尔这个反应,他不是应该难过不舍然后要挽留自己吗?

“你……没什么想说的吗?”邕圣祐还是忍不住发问。

“我应该说什么呢?哥你别走,还是哥我喜欢你。”姜丹尼尔顿了顿,见邕圣祐低着头继续说道,“不论我说什么都对你不负责任对吧。好吧我承认我喜欢你,喜欢你笑的样子,喜欢你认真说话的样子,喜欢你时不时撒娇的样子,你都知道的对吧。”

邕圣祐点了点头。

“可我也知道我的时间不对。在你刚刚失恋的时候出现在你身旁,这个时间不对。我们成不了恋人,我能做的就是治愈你。”

“可尼尔……我也不是不喜欢你的,我很感激你,也很喜欢你,但我可能暂时没有办法接受……”邕圣祐说着说着心里一阵酸楚,不管怎么说,他都觉得自己对不起姜丹尼尔。

“哥又在说什么蠢话呢,我没有说我们要在一起,我知道哥也喜欢我就够了。”

“尼尔,还是谢谢你,和你相处的这些天我感受到了真正的快乐,我想我也放下了负担,可以迎接新的生活了。”邕圣祐抬起头,对上了姜丹尼尔笑盈盈的双眼。

“我不是你的新生活,你该回去了。我从没有怪过你,我庆幸我给了你新的希望,带你走出阴霾,你能感谢我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邕圣祐感激姜丹尼尔的理解,也清楚姜丹尼尔只是他漫漫人生中的一个过客,一个会长时间存在于他的宇宙中的一个过客。

“哥,走之前我送你一首歌呗。”姜丹尼尔拿起了一直放在角落里的吉他。

“你真的是哆啦A梦啊。”

姜丹尼尔轻笑了一声,开始弹唱。

“……
欢聚自在难得
散去终有时刻
无时不在送别
不过这回深刻
若记得关于我
哪怕零零散落
故事不求太多
还有美好的歌
……
愿陪伴你的人无论变成谁
都像我一样真心相对
祝愿说太多
长夜不能寐”

姜丹尼尔低沉的声线,让邕圣祐萌生出了很久没有感受到的动容。他走到姜丹尼尔面前,俯下身,在他的嘴角烙下一个轻柔的吻。

“谢谢你。我爱你。晚安吧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-

第二天姜丹尼尔租了一辆车把邕圣祐送到了机场。

“哥再见了,要照顾好自己噢,不要不开心,没事的时候也可以发微信给我。”

姜丹尼尔伸开双臂面对着邕圣祐,邕圣祐微笑着抱了上去。

“知道了,我又不是小孩子,你也要照顾好自己。别再遇上一个和我一样的人了。”

“不会的,哥是唯一。”说完还调皮的眨了眨眼,“快走吧。”

邕圣祐一步三回头的冲姜丹尼尔恋恋不舍的摆手,终于进了候机楼,邕圣祐的手机突然接到了几条消息。

是姜丹尼尔发给他的,这些天他为他照的照片,最后一张是两个并肩站在一起看日出的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姜丹尼尔把自己p了上去。

邕圣祐笑着盯着屏幕,心中泛起了一阵暖意。这样不也挺好的吗,丹尼尔。

-

邕圣祐回归自己的生活以后,身边的朋友都很惊讶他精神饱满的好状态,失恋的人不应该大哭大闹吗,怎么这么开心?

只有邕圣祐知道,上天真的给他派了一位善解人意又帅气的小天使。

此后,他的办公桌上多了一张看日出的两个人的背影的照片。

-

不是所有的离别都要以泪水为伴,如果能让离别的两个人心中都充满暖意和一筐珍贵的回忆,不也是很好的吗?


END.